精彩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苦情女主改拿爽文剧本在线阅读 - 第34章 .晋江文学城首发满脑子黄色废料……

第34章 .晋江文学城首发满脑子黄色废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进入青阳县后,宋织果真瞧见为了这一年一度的烟火节,青阳县四处张灯结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傍晚,各处的灯火都早早点燃,街上随处可见忙碌的百姓,来往匆忙,似是在为晚上的节日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倒是对这热闹的景象来了兴趣,不知古代的节日究竟有怎样新奇的活动,本想着去问问靳衍今晚的行程,可一到客栈刚安顿下来,靳衍就没了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与靳衍约定的时间还未到,宋织也只好先回房收拾一番,反正晚上便能瞧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自然也没忘燕离所说的,青阳县的烟火节,是男女互诉真情的节日,那靳衍今晚该不会是要对她表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些期待节日,但宋织对此却是有些苦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确想当太子妃不错,可起初将目标放在靳衍身上,也只是觉得靳衍作为反派,不近女色地位还高,再合适不过了,既安全又养眼,还能给她提供一个大靠山。

        靳衍应该不会真的喜欢她吧,若真是这样,日后她将剧情走完了,要甩甩手离去的时候,岂不是伤了靳衍的心,又将剧情拉回了狗血虐恋的桥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门外传来燕离的声音:“宋姑娘,马车已经备好了,殿下说若准备妥当了,便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闻声去开门,见燕离站在门外,一脸八卦的样子,顺便在看到她后,立即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狐疑地看了眼燕离,随后发现时间也差不多了,正要走,燕离又连忙拉住她小声道:“你这簪子不行,靳衍喜欢白玉簪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宋织被燕离推着又退回房间,直到被按在梳妆台前坐下才反应过来,燕离就是作者,怎能不知道,但很快她又惊愣道,“他喜欢什么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现在反倒是有些害怕靳衍的喜欢了,说好的各取所需,可不能乱了套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燕离却硬生生按住她想要拒绝换簪子的动作,拿起桌上的一只白玉簪子插入了她的发髻中,端详铜镜中的容颜半晌才满意道:“这簪子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退开燕离的手转过身来:“不是,你还真当我和靳衍去约会呢,这不是做戏探案么,况且我觉得靳衍最近有些入戏过深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离眨了眨眼,全然没有宋织的担心:“什么不是好征兆,我看啊,这真是再好不过了,等你当上太子妃,靳衍又碰不了别的女人,那还不专宠你一人,到时候你就是皇后,我就是皇后身边的大红人,咱们就是回不去,也能过上大好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你就这点出息,还不是你设定的剧本里前来找茬的人太多了,我才不得不找上靳衍,但我可没打算一直在靳衍身边耗着,就算真回不去了,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想过,当太子妃只是权宜之计,可当皇后,那冷冰冰的皇宫我才没兴趣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离怔愣地看着宋织,哪曾想宋织还真打算利用完靳衍就甩掉,再一想到靳衍为了今日的出行认真准备的样子,不由得有些替自己好大儿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然不想让靳衍遭受如此对待,燕离不死心道:“什么我就这点出息,放眼看去,这世界中哪还有比靳衍更好的男人,靳越那性格设定得,我现在都后悔,靳衍倒是深得我心,长得帅又专一,三观正还能力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宋织仍是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,燕离想了想,忽然脸上一热,凑近宋织几分小声道:“那再悄悄告诉你个秘密,靳衍,还没破身呢,而且我设定的,强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!”宋织一听,霎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看着燕离羞怯地捂着嘴偷笑,她只觉得自己头顶都快冒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所在意的,是这事吗,这燕离还真是离谱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燕离还在笑,宋织只觉自己的脸都快烧着了,这怎么想两个花痴女在屋子里偷偷讨论男人的那个能力呢,搞得像她很馋靳衍身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绪不禁飘向自己看过的靳衍的上身,抛开那些令人心疼的伤痕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下意识咽了口口水,的确是线条优美令人垂涎的满身壮而不腻骨而不瘦的完美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宋织的脸越来越红,燕离咧开嘴直直盯着宋织一语道破:“想到什么了,是不是见过靳衍脱衣了,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,我设定的我还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心里一惊,仿佛自己涩涩的思绪被透明化般摆到了人面前,大喊一声:“啊!你这个作者脑子里怎么都是些废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就红着脸跑出了房间。liJia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下楼,跑出大厅后,还没来得及平息自己的思绪,一抬眼便见到了站在客栈门前的马车旁的靳衍。

        靳衍闻声回过头来,只见他今日一身白色衣袍,平日里从未见他着浅色衣服,但今日这身云纹衫着在他身上,却是将他平日里生硬古怪的脾气掩得毫无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静静站在眼前,就像是一副温润如玉的画卷一般,长发高束起马尾,额前的几缕碎发挡不住他刀刻般的俊美五官,宽肩窄腰,一双修长有力的腿藏在衣袍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呆呆地看着,却全然没有心思欣赏眼前的美男,满脑子都是燕离刚刚灌输给她的黄色废料。

        靳衍本是对自己今日的装扮还有些忐忑,看到宋织一见他便怔愣住的样子,只觉得自己这是信了燕离的邪,竟相信他说的女子都喜欢白衣男子这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却发现宋织的脸越来越红,连带着看他的眼神都奇怪了起来,不由得上前几步迎了上去:“你脸怎这么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从怔愣中回过神来,再一对上靳衍的脸庞,却只觉有些不敢对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仍是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绪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连忙转移话题不自在地夸赞道:“有、有点热罢了,殿下今日这身打扮,挺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靳衍一愣,不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别过脸来:“自是不用你说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靳衍转身先一步跨上马车宋织这才松了口气,使劲晃了晃自己的脑袋,可不能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靳衍跨上马车,今日的马车倒是低调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坐定后,感觉到马车缓缓驶动起来,想起自己之前想问的便开口道:“殿下,今日咱们要从何查探,二皇子这是已抵达了青阳县吗,咱们这样做戏,他可能知晓?”

        靳衍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在马车上靠住了背脊,心下对此早有定夺,只是说起自己的计划,还藏了几分他的私心,轻咳一声才慢条斯理道:“既然是做戏,那自是要让二皇弟察觉孤一直在查探有关刘大人的事,刘大人身世清白,左右不过就身侧那几个人可查,今日青阳县过节,刘大人也会携妻儿出游,你与孤假意跟踪他们便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织闻言点了点头,果然是她多虑了,看靳衍这一本正经的样子,就只是为了查探而已,哪有她想的那些花花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马车忽的一个颠簸,似是碾过一块凸起的坚石,宋织身子不稳,还没反应过来,就顺着力道往前倾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踉跄,靳衍垂眼便见宋织直冲冲朝他跌来,下意识就伸手接住了扑来的人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径直扑了靳衍个满怀,待身子跌入一个硬邦邦的温热怀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子一僵,宋织只觉自己的手似乎抓住了什么,一抬眼便见靳衍阴沉的一张脸近在咫尺,而她的手正不偏不倚抓住了靳衍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似女子胸膛的柔软,却又不似瘦弱男子的平坦,这手感极佳的胸肌,就被宋织两手紧紧抓住了,甚至宋织方才还下意识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反应过来立即退开身来,好不容易挥散的黄色废料竟又浮现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靳衍这胸肌,可真结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殿下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宋织回过神来连忙同靳衍解释,看他那阴沉的脸,该不是觉得自己这是在有意引诱他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靳衍看了宋织一眼,很快便移开了视线,双唇紧抿着并未说话,只是怀中似乎还有那温软的触感,以及方才窜入鼻腔中的一抹幽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热感,靳衍只觉喉头有些发干,喉结上下滚动一番,才硬生生将这陌生的感觉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马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也没想到自己方才这么失礼,靳衍却除了摆了张臭脸就没别的话了,这可一点也不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到从前,靳衍还不得怒斥她一顿,或是刻薄地指责她是个心机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没了?

        宋织不敢置信地看了靳衍两眼,却见靳衍已经将视线投向马车外,似乎不想再与她多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心下疑惑,但也没傻到去问,有些懊恼自己方才的莽撞,垂下头闷着不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就要这么一路无言前往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马车刚停下时,靳衍脸色僵硬了几分,似是这一路都在踌躇,直到此刻才开口,语气带着些许含糊不清和别扭:“待会出去你我就是夫妻,该怎么做不用孤教你了吧,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宋织几乎还没听清楚到底说的是什么,靳衍便迅速起身撩开车帘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在马车内呆愣了几秒宋织才反应过来,靳衍这是要她和他今日在此扮作夫妻的样子进行跟踪,而夫妻也的确是在这个节日中最不被怀疑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嘴角抽了抽,靳衍原来就是为了憋出这么一句话才沉默了一路啊,害得她一直以为自己吃了他豆腐被他记恨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宋织起身视线瞥见马车旁的靳衍一脸不耐,脸上还带着些许方才说出这话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绪一转,宋织玩心大起,清了清嗓,朝着马车外柔声道:“咱们到了吗,夫君,那你扶我下马车吧。”